博华网投app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880|回复: 2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原创] 【梦里飞花】春满柳枝头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9-6-18 14:25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泜河泛舟 于 2019-6-18 17:12 编辑

     文/泜河泛舟

       一.

  初春的傍晚,柳树在夕阳的轻拂下显得懒洋洋的,然而新吐出的嫩芽浅浅的,绒绒的,透着勃勃的生机。

  菊香馒头铺前人来人往,老板娘菊香笑吟吟的忙碌着。她胖胖的身材,圆乎乎的脸庞,笑眯眯的眼睛。她与老公开了这个馒头铺,起早贪黑忙个不停。用她的话说,舍得吃苦,肯下苦力,小日子就能过得幸福快乐。

  “好好写啊!”菊香看看屋里趴在小方桌上写作业的两个孩子喊了一句。

  两个孩子一人一个小桌子,在馒头铺里认真的写着,念着,仿佛堆放的面粉还有外面热闹的说笑都跟自己无关一样。

  “菊香,你那孩子真行,跟我孙子一个班,总考第一!你怎么管孩子啊?说说呗。”头顶显着新长出的一溜白发的姚大妈问道。

  “有啥管法啊。我忙得哪顾上管他们,有一点,必须先写作业,把每天学的给我读一遍。咱又不懂,只能说紧点。老百姓家的苦孩子不都得好好学才有出路啊,可不能像我跟他爹一样。”

  “唉,你们两口子真能干。”

  “不肯吃苦哪能吃饭啊。”菊香笑笑说道,说着把一个空笼屉用力一搬,似乎是环抱着放到一边,那动作跟个女汉子一样。

  买馒头的人逐渐少了。菊香望望路口,还看不见老公的影子,他开着小面包去超市送馒头了。屋外临街上,空了的笼屉摞起来很高了,一会儿回来,忙了一天也就快该休息了。

  正坐着想着,忽然过来两个穿制服的人不由分说就要把空笼屉往旁边的三轮上放。

  菊香一看赶紧站起来。“你们干什么啊?”她看看刚扭过头的人,“大刘?怎么是你?”路过的人也渐渐围拢过来。

  “菊香,买卖好啊,从谈南店搬到这里,还是碰到我了啊。”瘦瘦的大刘笑笑,“菊香,这笼屉怎么又摆在外头啊?”

  菊香咧咧嘴苦笑了一下,她知道大刘是城管,不能硬碰。

  “唉,总得混口饭吃吧。谈南店不是要拆吗?再说你老是收走我的东西不是?你怎么又来这里了?”菊香笑笑,轻声的说。

  “哎,可不是我要收啊。那是政策,力创文明城市,市容市貌要好。这边缺人把我调过来了。哈哈,你是老手了,笼屉怎么还往外摆啊?按规定要拉走啊。”人群里传来一阵骚动。

  “别搬了啊,都不容易。”

  “是啊,搬走了他们咋吃饭啊?”

  “菊香,看来你还是跟原来一样,人缘不错。”大刘也听见了人群里的声音。

  “就是,菊香做的良心买卖,她的馒头又大又香,还多给,地道!”又一句传来。

  “可这就是不应该在外面摆放啊!搬吧!”大刘显得有些急,手一挥,另一个制服就走过去要搬笼屉。

  “别别,我们马上弄走。马上解决啊。”菊香一看是老公赵盛回来了,脸上淌着汗水的老公顾不得擦汗说道。

  “大刘,我们小本生意不容易。唉,大刘我知道你这是工作,这么做也是在尽职,可没地方咋弄?你消消气,我们马上搬。”菊香也边说边忙活,两个人急急忙忙的往屋里拾掇起空笼屉来。

  “谁都不容易。”大刘看看忙碌的两个人,“看在都不容易的份上给你们说,这个地方也要拆,你们要赶紧想想辙。别再摆出来了,到时候都为难。”大刘说完就走了。

  菊香心里咯噔一下,两口子面面相觑。“什么?也要拆?”菊香皱着眉低低的声音问老公。

  “真是!哪哪儿都拆,还让人活呗。”憨憨的赵盛苦着脸扔下一句话。

  “有人说过,生活不易,人生不易,但是还要认真的活着。”菊香舒展了眉心。

  “谁说的?咋我没听说过?该不又是你自己编的吧?”

  “自己编的又咋啦?是这个理就行。”菊香看看苦着脸的老公笑笑说,“拆不拆那是政府的事,你没注意啊,不管拆还是建,那可都是为老百姓好。没事,就是拆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咱们再找找地方。回头我去找,好吧?”

  “你去找?你去哪儿找?肯定又是找那个不着调的李峰!不行啊!”

  “哎哎,哪来的醋味,好酸啊。”菊香哈哈一笑,“人家帮咱们找地方,又是一个村里的,来城里时间长,认识的人多,你说不找李峰找谁?小心眼子!”菊香嗔怪的看一眼赵盛。

  “这……”赵盛呼拉一下头,憨憨的笑了下,“谁小心眼子?咱村里谁不知道李峰喜欢你?你不是还去他家相亲了吗?”

  “都什么时候的事了?那不是我后来不同意吗?你还有完没有啊?要不你去找他,这行了吧?”

  “我不去,我嘴笨!有那功夫还得送货呢。也真是,咱这刚安稳了,再说,两个孩子还得上学呢,好不容易找了这个地,上学也近。可怎么办?”

  “谁说我老公嘴笨?看这能说的。”菊香含笑看一眼赵盛,“没事,老公,咱肯定能找个更好的地方。拾掇拾掇先休息吧。都累了一天了。明天看情况再说,没时间的话我就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柳树在夜幕的笼罩下静静的立着,新吐出的嫩芽浅浅的、绒绒的,透着勃勃生机。

  二.

  初春的清晨,柳枝飘拂,虽然春意渐浓,但仍有些微冷,多数人穿着冬天的衣服,捂得严严的,从有些臃肿的动作和身材就能看出来,这么早出来的大多数是上了岁数的大爷大妈。

  吃了早饭,送走孩子上学,早早就开始忙碌了。这么早,大刘不会来,先做一天算一天吧。醒面,上机,出馒头,上笼。紧紧张张,一刻不停。高高的笼屉又摞起来。

  一会儿,先在外面把馒头蒸好了,稍等片刻,他们两个开始往小面包车上装馒头;然后装出往饭店送的。呼呼的热气,不停的忙碌,让两个人脸上都挂着汗水。剩下的赶紧都搬到屋里,外面拾掇干净。

  “菊香,还忙呢?”一个大嗓门传过来。

  “唉,真是想谁谁来啊!你来干啥?”菊香一看是不远处的烤鸭店老板李峰就说道。听着菊香的话,正忙着搬笼屉的赵盛停下脚步,瞪着两眼看着菊香,嗓子里传出一声闷闷的咳嗽声。

  “老公老公,没别的意思,快忙吧。”菊香猛然一愣,看一眼赵盛,冲赵盛吐吐舌头、缩缩脖轻轻的说。

  “买两个馒头。”走到跟前的李峰,眯着小眼睛,“菊香你说什么来着?想我?”

  菊香笑笑,“口误口误。这么早就吃馒头啊?给你两个吧。买啥?随便吃!”

  “菊香妹子就是会说话,我有钱。”李峰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  “谁不知道,李峰是个会算计的人啊,你那钱可不能拿出来。”菊香的话里明显的讥讽意味,走出来的赵盛听了抿着嘴边拾掇边乐,也是,开店以来李峰来这里吃馒头还没给过钱呢。

  “就是你那有没有合适的地儿啊?”菊香问道。

  “咋啦?你又要搬?不是挺好吗?”

  菊香想了一下,说:“也没事,就是想换个地方。”正说着,姚大妈走过来了要买馒头,听见两个人的话,就搭上了话。

  “菊香,你要换地方啊?”姚大妈问道。

  “是啊?”

  “唉,”姚大妈皱皱眉,看一眼李峰,“其实早就知道会找地方的。”

  “哎,大妈,你看我干吗?换就换呗。”

  “李峰,这就不地道了啊。”姚大妈声音明显高了起来。

  “大妈,大妈,别着急。怎么回事?”菊香一看赶紧劝道。

  “那我说了啊。”姚大妈又看一眼李峰,对菊香说,“其实这里的人早就知道这儿要拆了,可是你却在这里开铺子,看着你两口子人实在,我得说说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要拆啊?昨天城管来说的,我才知道。”菊香一脸惊讶。

  “我侄子原来在这里做生意,不是听说要拆吗,他就搬了;但是签的合同还不到期,想找个下家,我不让他找,你想,做生意要下本钱,刚下了本钱又要拆,扔出去的钱连个响声都没有就没了,那不缺德吗!谁知道他找了李峰,李峰就把你们找过来了,那租金比以前还多,那多出来的落在他腰包了!”大妈说完,用嘴努了努李峰。

  “啊!”几个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李峰脸上。

  “这,这,”李峰扭着脸,“大妈,你可不能害我啊。我也是刚知道要拆的啊。”

  “胡说!要不,我把我侄子叫来?我怕你又害菊香一家,你看你还死不悔改!”

  “李峰,真有你的!”菊香圆圆的脸上没了笑容,“我还担心你知道要拆心里不好受,所以刚才就没告诉你,还打算让你再找地方。”

  “你个人渣!”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赵盛冒出一句。

  “你怎么这样啊?原来以为你就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,没想到人品这么低劣!你走吧!”菊香叹口气,望着走远的李峰,“这人怎么这样?”

  “菊香,你怎么不让他陪你损失?”姚大妈露出茫然的神色。

  “赔啥赔,都不容易。你以为他真有钱啊?都一个村里的,知道他这个人就行了。”赵盛在一旁说道,“媳妇,地方咱慢慢找,别着急,你不是说,生活不易,人生不易,但是还要认真的活着吗?我去送馒头了啊。”

  菊香呆呆的听着赵盛的话,看一眼远去的小面包车竟愣住了。

  “菊香,看你家男人多大度,多好啊。你别着急啊。”

  姚大妈的话让菊香回过神来,她笑笑说“我知道他就这么像男人。他就是个实在人。大妈,不着急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“是的,我听社区王主任说,咱们这一片的商铺要统一规划,好像都已经开始盖惠民服务中心了,离这里也不远。”

  “真的,那太好了!”菊香的眼里泛起兴奋的光来,“我就说,政府会管我们的。”

  初春时节,虽然凉意阵阵,但柳枝轻拂,舞着婀娜的腰身,枝上浅浅的,绒绒的嫩芽更是透着勃勃生机。

  三

 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上,春意正浓,柳枝婆娑起舞,随风摇摆;路边花儿也已竞相开放,灿烂美丽。胖胖的菊香正在忙着拾掇东西,她甩甩掉到前面的头发,用胳膊擦擦额头上的汗,一会儿,桌子,椅子等小东西都归到了一堆放到屋外,屋里只剩下大件。正忙着摆放屋外的东西,姚大妈过来了。

  “菊香,这就搬走啊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菊香抬头看看姚大妈,停下手,笑盈盈的说,“送走孙子上学了?我也是刚把孩子送到学校。大妈,回头还去吃我的馒头啊。”

  “那肯定的。你们小两口这么踏实肯干,以后有你们享福的时候喽。”

  “又放到外边了?”听着声音,菊香和姚大妈扭头一看,大刘笑呵呵的走过来。

  “大刘啊,你好。”菊香笑吟吟的迎着他。

  “大刘,你以后就不用来这里了啊。菊香搬到惠民服务中心了。这环境越来越好,以后你是不是就没地转了啊?”姚大妈笑着说。

  “我知道菊香要搬,这么大的事,咱们这一片谁不知道?没地转?我真要下岗了才好啊。菊香,上一次来,我有点急躁,说话有时候冲,你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     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菊香摆摆手笑着说,随后,大刘挥挥手唱着“穿林海”离开了。

  看看走远的大刘,两个人又聊起来。“怎么就你忙啊,你家赵盛呢?

  菊香正要答话,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声,随即一辆卡车停在门口,赵盛和李峰下了车走过来。

  “哎,这不是李峰吗?你干嘛来了?”姚大妈问道。

  “大妈。”瘦瘦的李峰看见姚大妈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帮忙搬东西啊。”

  “大妈,这车就是李峰借来的,他也搬到惠民服务中心了,我们还做了邻居了呢。”赵盛憨憨的笑着说。

  “啊?真好!真好!李峰你没怨大妈接你老底吧?这回借车是不是能捞不少钱啊?”

  “大妈,看你说的,以前是我不好,怎么能怨你呢?我也知道了生活不易,人生不易,但是还要认真的活着;只要肯吃苦,肯出力,一定会有好日子过的。借车嘛……”李峰的声音越来越轻,似乎都听不见了。

  “大妈,以前的事都过去了,李峰后来找了我们好几次赔不是。人谁没个犯错的时候啊。这回他主动找来车帮了我们大忙了。过去的事不提了啊。”菊香摇着姚大妈的胳膊说道。

  “好,好。这才好啊。那你们快忙吧。我走了。”

  “大妈,回头去吃烤鸭啊。”李峰的大嗓门传过来。

  “大妈,回头去吃香馒头啊。”菊香和赵盛的声音传过来。

  “好---咧---”拉着长音应声的姚大妈留下了一阵笑声。

  外面,春意正浓,路边花儿已竞相开放,灿烂美丽;微风中,柳枝跳起脚,婆娑起舞,随风摇摆,那浅浅的、绒绒的嫩芽已是化不开的碧绿了……





评分

3

查看全部评分

2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8 14:27 | 只看该作者
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梦里飞花最后一班车。不管怎样,写了就是一种放下。欢迎朋友指导留评啊。谢谢
3#
发表于 2019-6-18 14:39 | 只看该作者
能能能,20号才截稿呢。 再来两篇都成
4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8 14:46 | 只看该作者
重庆霜儿 发表于 2019-6-18 14:39
能能能,20号才截稿呢。 再来两篇都成

太好了。谢谢,霜儿版主啊。本来想修改一篇,可总是不满意,就写了此篇。但愿版主满意,慢慢写,慢慢来。遥祝快乐!
5#
发表于 2019-6-18 15:34 | 只看该作者
生活不易,做点小生意即解决生计,又可以便民,但一样也遭遇城市管理的冲突。作品虽短,但出场人物却不少,而且各个都很生活,特别是对话,很有个性,足见作者对表现人物揣摩的功夫。结局是温暖的,因为理解、宽容,人性化的换位思考,人与人之间,管理者和经营者之间最终演绎了和谐的生活序曲。
6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8 16:12 | 只看该作者
野芒 发表于 2019-6-18 15:34
生活不易,做点小生意即解决生计,又可以便民,但一样也遭遇城市管理的冲突。作品虽短,但出场人物却不少, ...

野芒版主好,看了你的美评,让我非常感动。辛苦辛苦!非常感谢您的高评,在生活中经常遇到那些为生计奔波劳碌的人,他们辛劳付出,获取一点点报酬;他们善良宽厚,不计较多少。生活对于他们实属不易,可总能看到他们脸上自信满满的笑容。此文若能引起人们对这些人的尊敬、关注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感谢版主,问好敬茶。
7#
发表于 2019-6-18 16:14 | 只看该作者
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。也不要一味怨城管也是尽职责,解决问题的是城府。

点评

哈哈,读完这篇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这句,看来跟喻老师心意相通  发表于 2019-6-18 22:40
8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8 17:00 | 只看该作者
喻芷楚 发表于 2019-6-18 16:14
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。也不要一味怨城管也是尽职责,解决问题的是城府。

感谢喻芷楚老师光临指导。我非常赞同你的看法。社会发展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冲突,但最终是和谐统一的。谢谢。问好敬茶。还望多多指教。
9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8 17:02 | 只看该作者
泜河泛舟 发表于 2019-6-18 16:12
野芒版主好,看了你的美评,让我非常感动。辛苦辛苦!非常感谢您的高评,在生活中经常遇到那些为生计奔波 ...

野芒版主好。感谢您辛苦编评!感谢您加分支持,非常感谢!还望多多指教。问好敬茶
10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8 22:32 | 只看该作者
喻芷楚 发表于 2019-6-18 16:14
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。也不要一味怨城管也是尽职责,解决问题的是城府。

感谢喻芷楚老师加分支持。非常感谢,老师心如流水的语言,清新淡雅的意境让我获益匪浅,向老师学习。问好敬茶!
11#
发表于 2019-6-18 22:58 | 只看该作者
一篇很活泼的文字,通过菊香这对夫妻在铺位事件上的波折,展现了底层人民生存面的艰难和困阻,以及他们乐观、宽容、积极向上的美好品质。作者善于利用对话展开情节,塑造人物性格,对话语言鲜活,有生活的底色。而菊香、赵盛、李锋、大刘以及姚大妈五人,有管理层与经营者的冲突,有情感的纠葛,亦有邻里之间的欺诈与算计。姚大妈这个人物起着一定的衔接作用。最后,夫妇俩用善良热情和真挚化解了人际纠纷。一个圆满的结局,具有一定的社会风气正面引导作用。作者在三人自然段的首尾,有意地安插了柳树的描写,意在以景衬托,借柳树这个意象隐喻主题。这个想法很好。不过,霜儿多句嘴,希望老师不要生气。就是我觉得在景物描写的意象植入上,选取有代表性的角度切入,自然点好,过于刻意,就有点显得像学生文了。另,老师擅于对话描写,如果在对话中多注意人物个性化语言和情绪的控制,作品将更有味道。以上,纯属一孔之际,与老师探讨。不当之处,望老师海涵。感谢支持征文,欢迎佳作频传。祝创作愉快!。
12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9 06:41 | 只看该作者
重庆霜儿 发表于 2019-6-18 22:58
一篇很活泼的文字,通过菊香这对夫妻在铺位事件上的波折,展现了底层人民生存面的艰难和困阻,以及他们乐观 ...

早晨醒来先来逛一圈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霜儿版主满满的话语看得我心疼、感动、敬佩。夜里近11点钟还要费力阅读拙作,想想就心疼不已;细细分析,细细编评,简练的语言,中肯的提议,让我感动;一切的一切,让我心生敬佩!想想自己何德何能竟让版主牺牲休息时间费心费力。霜儿版主,你的建议我非常赞同,谢谢你的指点。我也会珍惜论坛这个平台,努力不断进步。再次感谢,遥祝幸福快乐安康!
13#
发表于 2019-6-19 06:58 | 只看该作者
很接地气的作品,人物生动,对话彰显人物性格。以小故事体现民生民愿,安居乐业才是和谐的根本!
14#
发表于 2019-6-19 09:17 | 只看该作者
   小人物,大社会。通过对小人物的关注,揭示了社会发展中的思维变化与理念冲突,赞!
15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6-19 11:24 | 只看该作者
泜河泛舟 发表于 2019-6-19 06:41
早晨醒来先来逛一圈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霜儿版主满满的话语看得我心疼、感动、敬佩。夜里近11点钟 ...

霜儿版主好。感谢您的加分支持和鼓励,非常感谢!还望多多指教。遥祝安好,快乐开心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展开

联系管理员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财网站 ( 浙ICP备11029880号-1 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)  

GMT+8, 2019-7-21 06:14 , Processed in 0.034263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© 2019 domain.com 博华网投app 版权所有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