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开奖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32|回复: 5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公告] 独辫子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19-6-12 17:09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    老石灰巷子、现步行街的对面,红专路学校门口出来,曾开过一家叫独辫子的小书店。

    老板是位诗人,高个头,瘦身材,单单调调,像根晾衣杆。诗人平时不落店,看店的,是诗人老婆。诗人老婆一点也不文艺,头大脸肥,下巴叠几叠,肚大腰粗,永远一付怀胎婆相。偶尔,两口儿一起走在街上,一高一矮,一瘦一胖,诗人风吹欲飘,老婆肥膘直颤,读过塞万提斯的人说,如配上瘦马、老驴、长矛,就是活脱脱的堂吉诃德与桑丘。

    老板自己说,以前喜欢格律诗,尤钟清诗,想作大清朝的文人,所以取笔名叫独辫子,后虽改写新诗,但笔名在圈内已有名气,也就没改。独辫子说的圈,有两个,一是文人圈,叫文联,文学爱好者外,几乎每个单位办公室的写手,都在里面,独辫子是不驻会的副主席。一是诗人圈,叫诗协,只十几二十来人,比文人圈有名,这个圈不是想进就进,要进,圈里有一人不同意都不成,独辫子是诗协会长,圈里老大。

    独辫子开了独辫子书店,除全体会议外,诗协的大凡小事都在书店门前的街沿上处理,一张小桌,一盘猪耳朵,一碟花生米,一盆豆腐干,三只酒杯,一壶老白干,独辫子与诗协两位副会长,数着花生米,嚼着豆腐干,偶尔在猪耳朵边嘘一声,边喝酒边研究诗协里的事,公开透明得只隔着空气,你想监督,站在旁边听就是了。两位副会长也是名人,一位清瞿白净,眉眼良善,蓄着长发,扎在脑后,小城人称马尾巴;一位壮实,脸上肌肉饱满,一坨坨鼓鼓胀胀,头发半长,烫成满脑壳曲曲弯弯,大家暗地里叫卷卷头,刚学《药》这一课的学生,说他是康大叔,一脸横肉。小城人认为,诗人,都是与头发较劲的男人,马尾巴、卷卷头不说,独辫子留着平头,也想有条独辫子。三位会长经常打堆,说会务少,冲壳子多,很多天的傍晚,红专路学校门口出来,独辫子书店前的街沿,都会支起小桌,摆上诗人的茶酒,三位诗人或品着粗茶,或趁着酒兴,谈天说地,吟诗联对,声调高迈,旁若无人的样子,是小城的一道风景。

    刚开店,进货由独辫子一人操持。独辫子经常跑重庆,进回来的书多是古今中外诗人的诗集、诗歌理论、诗人传记,各家出版社的世界名著、国学典藏、传世经典。小城读书人爱到独辫子书店找书、订书,没事也去站站,翻书看,碰到独辫子,聊聊诗,说说文,吹吹牛,也是享受。县中放学后,书店挤得水泄不通,进出困难,看上去生意火爆,但看的多,买的少,虽有钱赚,却也不多。没多久,独辫子不想再跑,叫老婆去,老婆悄悄带一些漫画、配套练习、流行作品,甚至打“黄”擦边球的玩意回来,卖得快,赚头也大。渐渐地,独辫子书店纯文学的风格被世风同化,与小城其他书店不相上下。开始,独辫子骂老婆,把她进的法眼之外的书撤下书架,但他一走,老婆又摆出来。吵过几回,老婆声音越来越大,一边顶嘴,一边我行我素。独辫子耍诗人脾性,说,懒得与你这个臭婆娘计较,撇下书店不管。老婆乐得耳根清静,把书店打理得井井有条,生意火爆,没几年,竟然在川剧团旧址上改建的电梯楼里买了房。

    中秋节,三位会长又在书店门前支起小桌,喝酒赏月。诗人喝酒,有诗人的风格,先是慢啜细品,数花生米如数清风明月,然后大口鲸吞,嚼豆腐干嚼得咂咂有声,末了说话囫囵扭倒费,把猪耳朵当成人耳朵喋喋不休。从步行街的街巷望出去,一轮明月悬在小城对面的笔架山顶,亮闪闪明晃晃的,却又清静得超凡脱俗。夜风轻拂,山顶的松柏婆娑,想与那株神奇的桂树攀亲戚套近乎;云影慢洇,月宫里的桂枝飘摇,仿佛嫦娥翩翩起舞飘飘欲飞的裙裾。酒酣之际,马尾巴与卷卷头讨论起人性,眉眼良善的马尾巴认可荀子的性恶论,说,如人性之善,犹水之就下,哪用后天教育,抑欲修行?一脸横肉的卷卷头赞同孟子的性善论,说,若人之性恶,其善者伪,哪还有婴儿澄澈的眼神,向善的人心?二位诗人都喝高了,先是争论,继而争吵,再则争斗,当街挥起拳脚。独辫子去拉架,性善的卷卷头手一舞,晾衣杆似的独辫子如被抽的陀螺倒退着旋了几旋,额头碰到书店的门墙上,立马起了个大青包。独辫子老婆早就看不惯马尾巴和卷卷头,白吃白喝,还牛逼哄哄,见自家男人额头吊着青包,不由怒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,仿佛就地一滚,插到撕打着的马尾巴和卷卷头中间,双手一推,把他俩搡得一个趔趄,差点跌倒。三位诗人楞着还没反应过来,独辫子老婆厉声骂道:几爷子,马尿喝多了,是不是?这声高喝,如晴天霹雳,炸得诗人们头皮发麻,心口发颤,顿时酒醒大半,莫趣莫趣地散了。

    当晚,独辫子脑子晕乎乎,额头痛乎乎地躺在床上,想起诗友的激烈争论与老婆的厉声高喝,突然诗兴大发,没构思,不咬文,一首诗现现成成地就在脑海里那张白纸上写着。很奇怪,马尾巴和卷卷头回到家,脑子晕乎乎地躺在床上,想起与诗友的激烈争论和独辫子老婆的厉声高喝,也突然诗兴大发,没构思,不咬文,一首诗现现成成地就在脑海里那张白纸上写着。

    三位诗人平时往来密切,无话不说,谈起很深很深的隐私也如喝白开水,但写起诗来,却是鬼子进村悄悄的干活。独辫子刚把诗投给小城的内部刊物,编辑就收到了马尾巴和卷卷头送来的作品。编辑见小城诗坛三位顶尖高手同题作诗,以为是相约而为,问独辫子,才晓得是不约而同。诗意虽有深浅参差,所咏为一事,题目也一致,这样的奇巧,自是诗坛佳话,编辑岂肯放过,不久,小城的内部刊物便在首页刊发了这一组名为《马尿•狮吼》的诗作。

    市里收到小城的内部刊物,觉得《马尿•狮吼》是难得的佳作,在晚报副刊上刊发了这组诗。小城人虽不懂诗,却晓得马尿,知道狮吼,见诗人把酒叫马尿,觉得他们是身边的街坊,见诗人称高声骂人为狮吼,又觉得他们如独辫子般高高的,高出自己许多,是雨天站在笔架山顶高啸不已的癫子。年底,市诗协评奖,《马尿•狮吼》获一致好评,得了一等奖。小城人从电视里看到三位诗人站在领奖台上,一个扎马尾,一个卷卷头,还有一个名叫独辫子,大家更相信:诗人,都是与头发死磕的男人。

    注:原创,非首发。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2#
发表于 2019-6-12 17:29 | 只看该作者
空了细看。但开头不行。
不知高人可给你指点过?
散文讲气,小说讲势。
散文这样开头没什么,属一本正经。
小说这样开头,叫读者先泄了一半气,势没了。
冯骥才有一个短篇《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》可以借鉴一下。
3#
发表于 2019-6-12 18:08 | 只看该作者
首先说从整体看下来挺不错的,小说的味道很足,但讽刺的意味太足。作者写作底子还是很厚实的,叙述上能看出来,东西拿出来,一打眼,或者看整个架构,一般都能看出很多作品本身呈现不了的。
期待在这里拜读老师的更多佳作!
4#
发表于 2019-6-12 18:54 |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fonyuan 于 2019-6-13 08:28 编辑

细细看完。
老实说,作者很少来太虚发文,我也就认真看了。一字不落。
但,还得老实说,这篇虽然很有汪曾祺之风骨,可惜主要人物略显单薄。
独辫子是一个人,后面是三个人,连着一个书店之名。
如果改成诗人与头发的抗争或什么类似的名字,也许会更好。
小说的名字有时候是先有,有时候是写完之后才有的。
叙述文本没得说,只读起来不够顺畅,因为标点的使用是散文式的。
小说的叙述更要切合情节发展的需要,每个短句都有用处,不能随便就加上标点断开以合自己口味,那读者的思维也跟着断了,断一处两处还好办,总断下去,你倒舒服了,读者就头晕了。
所以散文化的小说不好写的,难上难。
本篇最大的问题在开头。太涩了。第一句就绕,第二段也不顺。
你看汪的《受戒》开头多漂亮。太漂亮。
不过本篇中段以后渐入佳境。结尾大好,看来后面的创作也进入了状态。
5#
发表于 2019-6-12 22:30 | 只看该作者
小说叙事功底不错,独辫子这个人物塑造成很鲜活。但是有两点,一是断句太长,有些段落,我一口气读得差点回不来。二是作品非首发,需要转移到非首发版块。期待新作!
6#
发表于 2019-6-13 09:32 | 只看该作者
已帮老师转回原创非首发,欢迎首发投搞太虚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展开

联系管理员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中财网站 ( 浙ICP备11029880号-1 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)  

GMT+8, 2019-6-18 01:38 , Processed in 0.028025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© 2019 domain.com 北京赛车pk10开奖 版权所有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